全國人大  |  
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的根本制度安排。
——習近平
您當前的位置 : 河北人大 >> 立法工作 >> 法律法規解讀
河北立法筑牢糾紛化解“第一道防線”
來源:法治日報 2021-03-01 14:54:57
A- A+

  2021年1月1日,《河北省多元化解糾紛條例》(以下簡稱《條例》)正式施行。作為河北省第一部加強糾紛多元化解工作的專項法規,《條例》的出臺為群眾提供高效便捷的化解糾紛渠道,推動河北多元化解糾紛工作法治化、規范化、智能化,對于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格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條例》共有8章71條,以加強源頭預防、明確責任主體、完善工作機制、推動責任落實為主線,包括總則、源頭預防、主體職責、化解途徑、效力確認、保障措施、監督管理和附則,是一部創制性法規,有助于引領、規范河北省糾紛化解工作的有序開展。

  把脈糾紛之源規劃調解藍圖

  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呼喚基層社會治理創新。為此,河北省人大常委會積極履職擔當,務實創新作為,堅持“河北發展,人大盡責”的理念,持續加強多元化解糾紛立法,為推進全面依法治省,建設經濟強省、美麗河北貢獻人大力量。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健全社會矛盾糾紛預防化解機制,完善調解、仲裁、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訴訟等有機銜接、相互協調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近年來,河北省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在多元化解糾紛方面進行了很多有益探索,積累了寶貴的實踐經驗,亟待加以總結提升,以地方性法規的形式進行固化升華。

  《條例》的制定是推進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實踐載體。我國訴訟法、仲裁法、人民調解法等法律雖對糾紛化解主體、化解途徑等作出相關規定,但仍需要地方立法從制度層面推動非訴解決方式和訴訟形成協調聯動機制,讓法、理、情、責共同發揮出化解矛盾糾紛的效能,進而推進社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不斷提升。

  《條例》的制定是助力新時代經濟社會發展的主動作為。隨著河北省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各類糾紛數量多發、主體多元、訴求多樣,糾紛不斷增加與司法、執法資源有限性的矛盾日益突出,而且存在化解糾紛主體職責不清、程序銜接不暢、組織保障不力、經費保障不足等問題,這就需要充分發揮和解、調解等非訴方式在社會自治、行政執法、和諧司法和社會治理方面的重要作用,探索和創新新形勢下化解群眾性糾紛的新機制。

  “河北省人大常委會主動作為、履職盡責,以法規的形式完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綜合運用調解、仲裁、訴訟等多種解紛方式,既符合我國傳統價值觀念,又有利于社會關系的及時修復,對于增加共識、提高社會凝聚力、促進社會和諧具有重要意義。”河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周英對《法治日報》記者說。

  問尋治理之道指導化解工作

  多元化解糾紛工作是一項綜合性、系統性工程,必須加強領導,齊抓共管,形成合力。《條例》規定,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負責多元化解糾紛指導工作的機構、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人民團體、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企事業單位和其他社會組織,按照職責分工建立風險預防、排查分析、依法處理等制度,及時化解各類糾紛;對跨行政區域、跨部門、跨行業,涉及人數眾多、社會影響較大的糾紛,應當聯動配合,共同預防和化解。

  為了從源頭上預防和化解糾紛,《條例》規定,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應當堅持源頭預防,將預防糾紛貫穿于重大決策、行政執法、司法訴訟等全過程,減少糾紛的產生。要求事先開展社會穩定風險評估,從源頭上預防社會穩定風險、化解重大群體性糾紛;完善政務公開制度,推進重大決策過程和結果公開;健全完善社會心理疏導和危機干預機制;建立糾紛集中排查、專項排查和經常性排查相結合的排查分析工作制度等。

  河北省人大常委會監察和司法工委主任王大為表示,《條例》制定過程中圍繞如何更好開展化解糾紛工作,積極探索、主動破題,提供了多種化解糾紛的手段,特別是在源頭治理上重點著墨,以專章的形式突出。“通過開展風險評估、政務公開、心理干預、糾紛排查等望聞問切,有效實現源頭預防,既有利于大幅減少各類糾紛的產生,也是法規的一大特色亮點。”王大為說。

  《條例》變被動處理為主動服務,精準把脈、分類施策,把司法調解與人民調解、行政調解、行業調解等聯動起來,把訴訟方式同仲裁、公證、調解等非訴訟方式銜接起來,形成矛盾糾紛化解的“多車道”。規定了當事人可以依法自主選擇和解、調解、仲裁、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訴訟、法律法規規定的其他途徑化解糾紛的多元化解途徑;明確了和解、調解優先的引導次序,促進形成以非訴途徑為基礎、訴訟途徑為頂端的“金字塔”模式,進一步構建和解調解優先、分層遞進、司法兜底的化解糾紛體系。

  《條例》將上位法中關于對和解、調解協議的效力確認、申請強制執行和支付令等規定進行集中梳理,整合成專章,進一步凸顯確定力、公信力和執行力。明確指出當事人可以根據和解協議、調解協議的性質和內容,依法申請仲裁確認。具有給付內容、債權債務關系明確的和解協議、調解協議,當事人可以向公證機構申請辦理具有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公證。對達成的調解協議,雙方當事人可以依法共同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申請司法確認。一方當事人逾期不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依法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申請執行。

  探索創新之路彰顯河北特色

  在借鑒“楓橋經驗”的基礎上,《條例》結合河北省工作的典型經驗,推動法、理、情、責一體化治理,彰顯了社會治理的河北模式。

  《條例》充分體現了黨委領導的政治要求,明確規定多元化解糾紛工作應當健全和完善黨委領導、政府負責、部門聯動、社會協同、公眾參與、法治保障的工作體制,優化社會資源配置,有效化解糾紛,提高法治化、社會化和智能化水平。

  “在《條例》制定過程中,始終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首先明確黨委領導的政治要求,是河北省第一部加強糾紛多元化解工作的專項法規,著力于糾紛前端預防調解,體現了河北省委對社會治理的總體要求。”河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副主任何書堂說。

  《條例》充分體現了以人民為中心的主旨要求,規定多元化解糾紛工作應當遵循“堅持公平公正,尊重當事人意愿,以人為本,高效便民”等原則,推動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新格局。不僅規定了民事、商事、行政、刑事糾紛調處一體化的化解機制,還明確了各類化解糾紛主體要遵照“調解優先”的原則,積極推進糾紛受理與分流,保障矛盾糾紛的分類處置、高效化解。還規定了糾紛化解工作所必須的經費補助、司法救助、法律援助等保障措施。特別是,對起訴到法院的民商事糾紛,法院應當進行訴訟風險告知,引導當事人選擇適宜的途徑化解糾紛。對起訴到人民法院的行政爭議,起訴人同意訴前化解的,人民法院與涉訴行政機關應當共同做好訴前化解工作。

  《條例》充分體現了城鄉基層社會治理新模式,以善治為目標,充分發揮群眾自治組織作用,夯實基層基礎,促進民事民議、民事民辦、民事民管。《條例》規定各級人民政府及其有關部門、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應當加強基層治理,促進多元化解糾紛資源向基層傾斜,充分發揮基層單位和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在預防糾紛中的作用。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應當組織或者協調調解組織化解糾紛力量。村(居)民委員會應當依法支持人民調解委員會開展工作,組織人民調解員、網格管理員、村(社區)工作者、法律工作者等預防、排查、化解糾紛。

  《條例》還充分體現了示范引領的創新要求,堅持“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就地解決”的原則,為了充分滿足人民群眾高效便捷解決糾紛的新要求,總結推廣網上“楓橋經驗”,為當事人提供線上線下兩種方式辦理化解糾紛,運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手段,加強信息化建設。同時,還加強了監督管理,對政府、人大常委會、各級化解糾紛主體的監督職責以及調解人員的收費行為予以規范。

責任編輯:王佩瑜
Copyright  ?  2011-2020  河北人大 版權所有    WAP版網站
河北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辦
冀ICP備09023088號-1  技術支持:長城新媒體集團
8波足球比分